[一周一诗]王湾《次北固山下》

王湾

《次北固山下》

王湾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王湾是河南洛阳人,来往吴楚间,行至江苏镇江北固山下,看着青山绿水有感而发,写诗一首,从而名垂千古。

首联很直白,对仗工整,感觉很是平淡。

次联仍为写景,气象猛的一转,感觉雄伟起来,涨潮后两岸宽阔起来,顺风行舟让人心情愉快,“风正一帆悬”很妙。

第三联被时人誉为千古名句,朝阳从残夜中升起,江南两岸的春色在将旧年抹去。此联用词奇异的确非常耐读。

末联转为乡愁,谁能传鸿回乡?就托付给归雁吧。

时代变迁,属于唐诗宋词的时代已经过去,没了文言文,理解古诗词也增加了不少困难。有时读诗品意,浮想翩翩,可是无论如何也回不到那时的情景,只能享受下文字的乐趣,文人墨客的牢骚。

每次如此浅尝辄止的“解读”好像没太多价值,是否坚持下去呢?

[一周一诗]朱放《题竹林寺》

20141214题竹林寺

题竹林寺

朱放

岁月人间促,

烟霞此地多。

殷勤竹林寺,

更得几回过?

出差了一周,昨晚卧铺回京,今天早晨在回京火车上看着太阳冉冉升起,电线竿把金色阳光割成一段一段快速扫过窗户,就如同这几天出差的时间过的飞快。

时间不似火车,永远保持着其公平高傲的姿态匀速前进,冰冷无情。每个人的岁月却因为有着自己分分秒秒的积累而变的不同。有人追求慢生活,如同陶渊明在菊花丛中等酒喝,如同现代终南山修行者遁世于已经无法平静的山间。有人追求快节奏,每日快马加鞭,为了更加富有而早起晚归。

不论把日子过的快或慢,放置于历史长河也只是一瞬,找准自己的节奏,把生活过的踏踏实实才是好日子。

这首诗开首就感叹岁月短暂,次句用烟霞多来反衬首句,虽然多次游览竹林寺,可是还能游览多少回呢?

诗看似简单却是一气呵成,眼前美景常在,怎奈岁月短暂,不知还能看上几回。朱放做为隐士也难免发出如此感慨,看来隐士生活也不容易啊!

 

————
微信公众号:率然堂(shuairantang)
博客:http://www.zhangjiantao.com

一周一诗title20141214

[一周一诗]卢梅坡《雪梅》

20141130-meixue

雪梅 其一

梅雪争春未肯降,

骚人阁笔费平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

雪却输梅一段香。

冬天来了,凛冽的西北风却没有来,在微风习习中,雾霾天成为常客。

前两天上班路上听到一个小孩问妈妈:“梅花是什么样子呢?”妈妈说小区里面没有,等哪天咱们去公园找找吧。

北京城里的孩子没见过梅花的很多,现在北方连雪也少了,雪梅就更难一见。

《雪梅》这首诗不侧重描写,而是全篇议论,“梅雪争春”引得文人骚客也为此斗了不少笔墨。作者却觉得梅雪各有长处,梅无雪白,雪无梅香,“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成为千古名句。

争夺往往会让人在对峙中迷失自己,忽略了自己的短处也不见别人的长处。

看看《雪梅》第二首:

有梅无雪不精神,

有雪无诗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

与梅并作十分春。

这首更像大白话,与上一首配合才觉得有意思。

梅雪虽好,无诗不雅。傍晚刚写好第一首雪梅诗,就下起了雪。梅、雪、诗一起看真是“十分”的雅趣啊!

现在“钢铁水泥”取代了“梅兰竹菊”,文人也很少再有这样的情趣了。读点古诗词,找点诗韵墨味,聊以自娱自乐。

[一周一诗]王维《积雨辋川庄作》

20141123 王维积雨辋川庄作

积雨空林烟火迟,
蒸藜炊黍饷东菑。
漠漠水田飞白鹭,
阴阴夏木啭黄鹂。
山中习静观朝槿,
松下清斋折露葵。
野老与人争席罢,
海鸥何事更相疑。

以前把读诗作为任务,唐诗三百宋词三百千家诗囫囵吞枣浅尝辄止,最后背多少忘记多少,慢慢就没有兴致了。

现在,读了太多功利性书籍,写了太多商业文档,看到纯文学的东西备感亲切。

比起现当代诗歌,我更喜欢古诗词些。西方诗词是属于西方的,翻译过来味道就变了很多,仿照西方的现代诗不乏名篇,但仍感觉不是很够味。在古诗平仄起伏的韵律中慢慢品味,可沉浸在对意境的感受和文字的把玩之中,让浮躁的心绪慢慢平静舒缓。

读王摩诘的诗如欣赏一幅山水画,正所谓诗情画意,摩诘晚年独好禅道的生活,也让字里行间充满了禅意。

首联由远及近,以动写静,首句为远,次句为近,“积雨”、“蒸藜”为动,衬托出空林之静。
次联为名句,“漠漠”、“阴阴”两个叠词把平凡的诗句变成经典。
三联写作者山中悟道修禅的生活。
末联抒发感情,借老庄故事的“老人争席”、《列子》里面海鸥与人的故事,表达自己希望修炼成为一个人人可以与之争座位的“平凡人”。

人生很有意思,跌宕起伏是一生,平平淡淡是一生,我想凡事应尽力而为,又不过分追求自己能力之外的东西,就能过得更加平静。

[一周一诗]汉赋《长歌行》

20141116-长歌行

长歌行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
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
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
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大学时,学校领导要进行全级教室大检查,面对空空的教室后墙,班级辅导员让我写些字作为班级板报以应付检查,我选了这首诗,记得是写了四条屏,做板报还比较合适。印象中老师很欣赏这个板报,虽然单调,但符合劝学的潮流:大家趁年纪轻轻头悬梁锥刺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现在重读此诗,心情和大学时迥然不同了,就如同一个从牢房出来发誓再也不偷东西的惯犯,虽然无法追回那些已经逝去的无所事事的年青日子,但是仍然希望能够抓住年轻的尾巴不再碌碌无为地耗费光阴。

第一句描写园中的葵菜是那么郁郁葱葱、一派生机,第二句则转笔说早上青青葵菜上的露水一旦等到太阳出来就会蒸发掉,以小见大,寓意时光易逝。第三四句是一个小高潮,就如同党报宣传的那样:温暖的太阳把阳光洒满人间,万物都是生机勃勃的景象。第五句笔锋一转:再美好的青青园林也怕秋天到来,花朵枯萎,绿叶变黄,生机转眼变萧条。全诗这个“恐”字最妙!一个“恐”字,反射出青春男女不知珍惜美好时光,待岁月将老,又恐惧老之将至、后悔莫及的心情。以上六句主要强调时光易逝,岁月易老。第七、八句则用百川东流不复归来强调时间从来不曾倒流,逝去就不能再来,从而引出全诗的高潮: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这首乐府诗可谓是劝学诗中的经典,作者可能已是年老色衰,壮志未酬,用切身经历写出此诗,以劝告那些不知道珍惜岁月的人们。可惜的是,只有失去才知珍惜,很多很多人不论把这首诗读多少遍依然会不努力。

附录,现代版少壮不努力劝学句:
– 少壮不努力,老来送快递!
– 少壮不努力,一生在内地!
– 少壮不努力,老大去相亲!
– 少壮不努力,老大写程序!
– 少壮不努力,……

[一周一诗]寒夜

20140921-寒夜1

寒夜

杜耒

寒夜客来茶当酒,

竹炉汤沸火初红。

寻常一样窗前月,

才有梅花便不同。

有朋自远方来,而且是在寒冷冬夜,自然喜不自禁,看什么都变得顺眼了。最喜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喜悦之情跃然而出,来客肯定是作者之至交好友了。

[一周一诗]望月怀远

中秋节了,就选一首咏月诗来背诵。

选来选去,还是更喜欢《望月怀远》,这是首名诗了,首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已是千古名句,用来形容诸多有共同干系的事情,如情人相思、祖国统一等。

望月怀远
张九龄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实际上,这就是首情诗,很好背,大意如下:
诗人情人,远隔天涯,对月相思,竟夜未眠,坐卧不安,思不可得,哎,那就洗洗睡吧:)

残笔宿墨毛边纸写上一遍:

20140907-望月远怀

[一周一诗]三衢道中

#一周一诗 三衢道中
张剑涛

这周不是唐诗了:)

三衢道中
(南宋)曾幾
梅子黄时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

这是一首比较Happy的诗,是诗人游玩尽兴之作。记得在初中练习书法时,这首诗是经常写的,太久不读,仅记得“日日晴”、“黄鹂四五声”了。

先看看意思开始背诵:
首句:梅雨季节,却是天天晴好!诗人觉得真是出去游玩的好时候。
第二句:就趁天气晴好,游玩过小溪,再继续到山上耍耍。
第三句:返回时依然天气不错,仍旧一路绿荫。
末句:还有黄鹂轻声鸣叫,这一路更觉惬意。

这首诗虽为游记诗,但动静结合,不显平淡,朗朗上口,颇耐吟诵。

三衢道中

这幅字是用iPad书写。

 

【一周一诗】赋得古原草送别

我们信赖的古代名句,有些其实有后半句的,如:
1、“父母在,不远游”,其后半句是:“游必有方”。意思是如果告知父母去处就可以远游。
2、一直很励志的“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告诉我们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学习中去。而其后半句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意思是如果你真这样的话,就是个傻逼啊。
诗歌也有这种情况,在小学我们就学过一首白居易的《草》,“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老师告诉我们这是描写自然现象的诗,也可以说明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是生命力旺盛的。而实际上,这不是一首绝句,而是白居易16岁应试写的一首咏物律诗《赋得古草原送别》,完整的律师是八句,这首诗的后四句估计没多少人能完整背诵吧。我是怎么都想不完整后四句,所以才选了这首诗来背。

赋得古草原送别
白居易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这首诗,我认为意境上是很荒凉伤感的,而现代很多注视译文都偏向“美好”的解释。全诗由远及近,站在“荒城”外远望荒原,联想到这片草原由枯及荣的反复变化,突出了离别场景是人迹罕至的茫茫草原。一个“侵”字也表明从荒城延伸到草原的古道已经很久没人走了,以至于野草丛生。如今送别友人走上野草茂盛的道路,充满了别离的惆怅。
这首诗虽有名句,但以咏物为主,送别之情过于单调,因为是应试之作,有些凭空想象的感觉,比王维的送别诗少了些真实、飘逸和苍凉。
“王孙”:不要认为是一个姓王叫孙的人,在古诗中常用来借指远行的友人。

附上很生疏的本首诗的书法作品:

书法:张剑涛
书法:张剑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