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一诗]王维《过香积寺》

过香积寺

王维

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

回顾2014,好像基本都是战斗状态,公司业务艰难开拓、幼升小也走上了上访之路,值得庆幸的是诸事都有收获,小朋友有学校上了,公司业务也在2014年最后一天在嘉兴上线。这是全国第一个医保网上支付平台,嘉兴,这个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又一次开了时代先河。喜欢新鲜事物的我又一次做了比较前沿的事情,衷心希望这个业务不要成为先烈。

2015年会如何?无论生活还是工作都希望能够有新的成绩。每一天,除了积极面对,还要保持乐观向上,兴高采烈地迎接日出,平静安逸地送走落日。

下面开始读诗:

香积寺有说是指在长安县,也有说是我老家的风穴寺。在这首诗,寺庙并不重要,几乎全是写去寻香积寺路上风景,最后一句才写到了已经入定的禅师。

首句很白话地开头,香积寺在哪里呢?我已经在云雾缭绕的山峰中穿行了好久。

三四句写路上古木参天,无处觅路,只听的深山传来阵阵钟声。这是以动示静的写法,应了首句寺庙处于深山之中的暗示。

五六句仍然是路上的景物,由于泉路崎岖,水声变成低咽。阳光穿过厚厚的青松,冷冷地撒到脸上。“咽”、“冷”两个字用的很妙,即突出了山高路险,也反衬出山中之幽静。

七八句终于写到达寺庙了,也仅仅写了寺外幽静曲折的潭水,到达时已近日暮,寺庙的高僧已经入定。“制毒龙”是一个佛教典故,毒龙指俗家邪念妄想。

王维晚年惟好静,作诗的着力点是描写空静之境。现在放下俗念,踏上古寺的探寻之路。静,是古寺幽径的常态,也是作者追求的精神状态。

要心静,就要放下,放下就是接受。接受痛苦,迎来快乐;接受仇恨,迎来感恩;接受灾难,迎来平和;接受诽谤,迎来褒扬。

————

微信公众号:率然堂(shuairantang)

博客:http://www.zhangjiantao.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