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一诗]乐府诗《上邪》

朱生豪故居

产品将于今年最后一天发布,上周出差到嘉兴做最后的准备,要等2015年才能回京,所以可以在嘉兴度过一个周末。

两天里,除了在宾馆手不释卷阅读小说《冰与火之歌》外,也去老城区街头逛逛拍点照片,看了三个名人故居:沈曾植故居、朱生豪故居、沈钧儒故居。故居里面的游客极少,可以很安静悠闲地浏览他们的生平事迹、笔墨信札等。

被商店饭店三面环围的朱生豪故居印象最为深刻,门口左侧是翻开的书页雕塑,右侧是一尊两人写意雕塑,而不是常见的名人塑像。进入故居大门,迎面就是正房,不像沈曾植、沈钧儒故居有个前房,过后才是正厅。大门两侧是办公用房,进入展厅发现面积也比沈曾植故居小很多,更不能和沈钧儒故居比,看来文人不如官员住的好。先看了朱先生从上海逃难装莎士比亚全集的箱子、先生用的砚台、钢笔及一双靴子,又翻了下留言簿,里面还有人为自己的业务做广告。然后按顺序认真看了朱先生的生平事迹,他的命运并不算好,10岁丧母,12岁丧父,但少年意气,文采飞扬,23岁已经开始着手翻译莎士比亚作品,后经历译稿全失,身患疾病,仍然笔耕不辍,到32岁去世时完成31部莎翁作品的翻译,成为中国翻译莎翁作品最早和最多的人。

朱生豪和宋清如的爱情也让我深受感动,看着多封朱先生给宋清如的亲笔情书,终于明白门口雕塑的含义,那是一对深深相爱互相支持的伉俪,莎翁的翻译可以说是两个人的结晶。这让我想起了一首乐府诗: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朱生豪故居2

有勇敢、坚决、持久的爱情,就有美丽充实的一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